灰鱼祭

嗑磕CP看看图文,全在喜欢和关注里。
负面情绪倾倒宣泄,全在个人文章里。
精神又衰弱又分裂,自娱自乐^_^

沟通一直是我认为最有效的解决问题的办法。

然而不幸的是,在你自以为沟通过后又将脾气带入我们的关系中,我只能认为你将此作为你对我的回答。

我始终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用自己的思想试图与你对话。

我不是哄着你脾气的乖宝宝,我又不喜欢你。

🐈🐈🐈求苍天赐予我一只猫吧……!!!

我真的很讨厌你

我不恨你,但我讨厌你。

我一直都觉得,你的存在,就是来毁坏我为数不多的幸福的时间。

那些只属于我一个人的,美好的时光,我所能决定我自己做什么事情的,独立的时间。

我讨厌你,在任何时候都觉得,你的感知就是别人的感知,你的感觉就是别人的感觉,你的话永远拥有别人的认可,你的语句永远要获得别人的赞同,这就是你,我只有呵呵一笑。

我说不出什么让你改变的话了,反正你说不定已经习惯这种火气冲天的开场白和让人厌恶的说话方式了。

没有搞明事情真相之前的任何随意评价对于当事人来说都是一种伤害,你却觉得这是一种无所谓。

你放不下所谓的身段,放不下所谓的面子,你可以对家人冷语相向,却对外人善于逢迎,我并不觉得逢迎有什么不对,可你哪怕逢迎一下我与妈妈呢?

对,你从没做到过,你允许自己做不到,却只会苛责妈妈与我。

我受够了。

你让我觉得,我与你的关系,就是下属巴结着上司,欠债人一脸谄媚的拍着讨债人的马屁,像是什么不必需的摆件,也许顺眼就要炫耀一番,把玩一下,也许别扭了就从摆台上扫下来,像个垃圾一样跺两脚。

我是你的一件普普通通的造物,是一件用于应付外人的评价的器具,是你心情的体现场所,是一件无所谓的垃圾。

如果这并非你的本意,那就请你明明白白地责怪我,告诉我你的想法,而不是摆个臭脸等人来猜,还要振振有词地说我很温和。

上来一句质问,文明如我,真的很想骂你,温和NMB。

你还真是自我感觉良好,很温和,很不错。

你真的总能在一段时间后准时清空我对你在一段时间里积攒的为数不多的好感,就像电脑硬盘定时清理垃圾一样。

不知道有没有负值。

粗略估计一下,负个两三千,不,两三万,总有了吧?

反正多少都没什么可奇怪的,毕竟你是积少扣多。

言至于此,已矣。

毕竟给你的台阶你都不下不是?

要我说话的是你,结果我开了头又闭口不言的也是你,要我抓住机会的是你,放弃一次又一次了解我的机会的也是你。

不想知道就算了。

无妨的。

一点点负面

不想提自己说的是谁。


我会让你们明白,我想要的,我就一定会得到。


你的建议并非全部正确,我会让你付出代价来明白这一点。


我比别人,要强上很多。


我永远不是屈居于人后的那一个。


我和你不一样。


我认同你的能力,可我绝不同意你的观点,不同意你的性格,不同意你的狗屁理论,你不要妄想永远控制我的内心。


我就是我,我完全的忠于自己和值得我去爱的人。


我忠于自己的快乐,忠于自己的情感,忠于自己的思想,并不断企图有所突破。


这不是你能理解的事。


感谢你的建议,尽管你的建议根本就与命令无异。


让你承认错误似乎很难,早晚有一天,一切都会实现。


真希望我能尽我所能让你感到自己的愚蠢与渺小,我向你发誓。


这让我感到无比的快乐,那么这些时间就十分值得。


你不过是一个口口声声重视效益又忽视人内心深处的情绪的伪君子。


我发誓一生给予母亲我由衷的爱。


你真是不幸,需要付出努力才能得到这一点。


你觉得微不足道吗?


对,做人没有意思,我是个忠于自我的魔鬼,只愿意付出必要的爱与善良。


我能暂且确定给予你的,就只有怜悯。


连同我心底最深处被你所谓的无心之辞和毫不掩饰的奇怪怒意所刻下的深刻的伤痕一起,像扔掉垃圾一样,倾倒给你。


你喜欢吗?


你应该喜欢呀!


你应该高兴呀!


你应该因为我的一点情绪表露而感到快乐并附和般的露出笑容呀!


这不是曾经的你吗?


狂妄到以为自己天下第一,嘴边挂着沟通和理解而事到临头根本就无视他人,表面很开明民主实际上顽固而无知的你!


我想要让这样的你感到后悔。


让你绝望,恐惧,面对自己心爱的东西却要表现的像个地下工作者一样。


我从所有的一切中获取力量。


我强烈地渴望着,这份力量对我叫嚣着:打败那些让你感到不快的人!切碎他们污浊的心!踩瘪他们肮脏的眼球!打碎他们软绵绵的一半的骨头!让他们在地上哀嚎吧!抽搐吧!我会缝上你总是恶语如针的嘴!


我发自内心的,感激你,怜悯你,敬佩你,厌恶你。


这是我的声音。


我会留下你的耳朵,早晚有一天,让你听到你的恶毒。


人们总是在品尝自己的恶毒时才会表现出一点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吗?


我好好奇~


你愿意当我的试验品吗?


好吧,我又一次从你的“不经意的气话”下挽救了自己的心。


想到你的凄惨,我竟然无比的开心。


这份开心太大了,我愿意付出一切努力实现它,夺得它。


在此之前,我需要完善自己,通过各种方式,各种意义上的。


对,灌自己一碗鸡汤,我还能再活几千年,看着你腐朽成泥,臭气弥漫。


我需要能力。


我期待得想笑了。


哈哈。


好像突然之间,我被你毁掉的那些时间又重新有了意义,可以成为我力量的来源的一部分。


我的成长让你感到不满与恐惧吗?


那个一边声称期待我的成长并不断教诲我却又不断阻止我否定我的那个伪善的你?


哪怕我日后不幸,生活马不停蹄,由人起,由人止,你也是个凶手。


呵,我的努力令你满足吗?


我的成就是你炫耀的资本吗?


我认为你有权利,但随着我的长大,你也就越来越不配。


是你自己亲手将自己推的很远,遥遥彼岸对我大放厥词,口若悬河,满嘴废话。


这一段话,我将全力保存,以便日后悉数奉还。


好了,我又平静了,我想去学习些什么,或者提升些什么。


我说过,我热衷于让自己更开心,并且我发现,你的悲惨将是我现在对自己大力投资的最大支持。


你也可以获得短暂而愚蠢的满意,我也可以获得快乐和能力,何乐而不为呢?


同意否?


综上所述,我爱自己,和我决定做的一切。


我不是一个人。


我不是一个人类。


新的世界能否快些与我相见。